Scraps of Thoughts on Daily Prayers /zh

Tim Keller | August 14, 2015


每日祷告小建议


我本人每天会花时间在三种祷告上:默想(或沉思)、祈求和悔改。我每天早晨默想和祈求,晚上悔改。


默想实则介于读经和祷告之间,或者说是二者的结合。我喜欢运用路德写给他理发师的一封著名的信中阐述的沉思祷告法。其基本方法是:针对一个圣经真理提出三个问题:真理显明了上帝哪些应称颂之处?哪些我应忏悔的事?哪些我需要向上帝祈求的事?也就是敬拜、悔改和祈求。路德建议我们保持这样的默想,直到我们感知到上帝的真实,内心因之变得温暖而融化。但是这种情况并不常出现,没关系,毕竟我们祷告最终不是为了感觉良好或获得回应,而是为了按上帝本来的形象来荣耀祂。


我使用两种读经法。我每个月借助公祷书(Book of Common Prayer)的每日读经表(daily office)通读一遍诗篇。我还使用麦琴(Robert Murray M'Cheyne)读经计划通读整本圣经。我采用一天读两章的轻松节奏,这样两年可读完旧约,一年可读完新约。早晨我进行麦琴式读经并阅读诗篇,晚上也阅读诗篇。然后从诗篇和麦琴读经篇章中选取一两点来默想,最后结束晨间敬拜。


除了晨祷(麦琴式读经、读诗篇、默想和祈求)和晚祷(读诗篇和悔改),我会尽量在中午花五分钟时间,回忆晨修时的属灵看见,或快速审视缠累我的罪与偶像,进行灵命上的盘点。这样做是为检讨自己是否屈从了如骄傲、冷漠、刚硬、焦虑和不友善等坏习性。如果我看到自己有错,午间就可有针对性地进行祷告。问题是每天的日程安排都不同,因此很难为午间祷告留出时间。即使是几分钟的独处时间,也常常难以取得,更多时候我压根儿就忘了要祷告这回事。于是我在钱包里放了一本午间祷告小指南,以便随时取出使用。


我每天会作的最后一种祷告,是与我的妻子凯西一起祷告。大约九年前的时候,我和凯西开始就过去多年来很少一起祷告的情况进行了思考。凯西当时劝诫我说:假如医生说我们得了严重的心脏病,这种病在以前致命,如今已有良药可治,每晚服药便可延续生命,一晚不服即会丧命。如果我们信医生的话,就绝不会漏掉一个晚上不服药,也绝不会以无所谓的态度对待任何纰漏,我们会严守规律,不是吗?同理,如果我们每晚不一起祷告,我们的灵命就会死掉。”我同意她的看法。之后,我与妻子几乎从来没有一个晚上漏过祷告。即使当我们身处异地,也会通电话祷告,即使只用几分钟。祷告的内容包括婚姻中的焦虑,以及祷告当天心中所负担的人或事。而且,我们还透过家人的需求祷告,如此简单而美好。


坚持这样的祷告习惯很难,在我旅行时尤其如此。但是,我经常倾力实施一种为期40天的每日强制性诸项祷告计划,以助我养成良好的思维及情感习惯。这样一来,即使在很忙碌的时候,我也能按计划行事,不致于对上帝变得冷漠和刚硬。


罗伯特·默里·麦琴(Robert Murray M'Cheyne)对牧师的一句至理名言说的好:“会众最需要的是你个人的圣洁。”

 

 

编者注:本文转载自Redeemer City to City网站中提摩太·凯勒(Tim Keller)的博客。经许可后方能使用。


To read the rest of this article, visit http://thegospelcoalition.org/article/scraps-of-thoughts-on-daily-prayer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