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长期传道事工七种常见异议的回应

Ben Stevens | August 14, 2015


为了给德国的圣工争取支持,我召开了近500次会议,从中大致了解到当今福音派对跨文化长期传道事工的态度。当今的福音界在短期传道、植堂或拓展社会意识方面形势喜人。然而有一个事实我无法回避:福音界的传道趋势已发生剧变。我不止一次从智慧的普通信徒和牧者口中听到:跨文化长期传道事工“已不再是上帝作工的方式”了。

 

这种声音从各个角落发出,不管来自哪里,下一代的跨文化长期传教士似乎并不反对。我常听说有人蒙受呼召,却被说服放弃呼召。但凡关心上帝对万国使命的人,都应关注那些试图瓦解两千年传道先例的观点。我将在下面简要介绍流行的反对意见,并换角度逐一考查。


“跨文化长期传道事工会摧毁外国文化。”


在美国,资本主义、特许经营和大众媒体鼓动人们穿一样的衣服、看一样的节目、崇拜一样的文化偶像。与之相反,基督教传教士历来都捍卫本土语言,研究本地文化,以纯粹本土化的方式将信仰融入当地情境。与任何其他基督教事工类似,国际传道事工也经历过尴尬与不幸的阶段。但在很多情况下,基督教传教士是全球化带来的同质化影响中极少数乐于保护地方语言,甚至整个地方文化的人。
    
“跨文化长期传道事工的神学根基已经过时。”


如果我们不再牵挂传道事工,那么我们一定也以为连传福音都不再有必要或紧迫性了。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也不再是真正的基督徒了。


 “跨文化长期传道事工会不必要地得罪人。”

和平之君耶稣基督本人传福音也得罪人。当然,基督徒有时会因粗鲁而得罪人,这应当责备。但是,如果你的基督信仰丝毫不冒犯你不信的朋友,即使你客客气气、小心谨慎地传讲,也要反省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基督信仰。

        
“短期传道队伍也能胜任跨文化长期传道事工,而且还事半功倍。”
    

人们一致认为在世俗事务领域(医药、会计、教育等等),从业者需要具备一定的教育水平和经验才能做好工作。但越来越多的人竟认为,不管一个人志向是什么,教育程度如何,有没有经验,都能很好地向异域文化中人讲解福音。这是对福音未及之人的侮辱。这种见解背后的假定是:其他地方或国家的人没有我们精明,容易被人说服。真正的工作需要真正的时间投入,现实中的人值得我们长期关注。


“光是资助外国基督徒,要比跨文化长期传道事工效果更佳。”
    

该意见最流行,影响最大,不过是一种伪二分法。我们当然可以既资助外国基督徒,又差派人长期去他们中间。让我们来考虑一下,当所有的传道事工都以这个观点为首要策略,会产生什么问题。


1. 我们无法以这种方式向缺乏属灵光照的国家(朝鲜、索马里、也门等)传福音,因为这些国家根本没有基督徒可供你资助。可见,那些迫切需要外部革新宣教事工的福音未及之民,往往会被这种大受欢迎的策略忽略掉。


2. 许多国家(比如印度)的基督徒在社会中是不被接纳的。你可以资助一个贱氏(译者注:印度种姓制度最低的种姓)(我本人就认识几位卓越的贱氏基督徒)。但是,指望贱氏基督徒向婆罗门(译者注:印度种姓制度最高的种姓)传福音,未免缺乏远见。


3. 你可以给第三世界国家的牧师付薪水,但如果这些牧师牧养的会众打算自己从事长期跨文化传道事工,他们就不具备你拥有的条件。这种方法连传道事工取得成功的第一关——可再生性——都通不过:最乐观的情况下导致家长式统治,最糟糕的情况下导致腐败。


4. 这种观点假设:在一个文化环境中传福音,“里面的人”比“外面的人”更擅长。但这被屡次证明不成立。“外面的人”为了向“里面的人”传福音,必须从文化到礼仪方方面面地仔细考究。在长期服侍中下如此苦功,“外面的人”也会变成大有能力的福音传道者。


5. 最后,这个观点等于取消基督的命令:你们要往普天下去,包括你本国以外的地方,向那些从未听过我名的人颂扬我的名。 


“跨文化长期传道事工会分散人们对本国需要的关注。”


此说法很讽刺。人们发起传道运动向邻舍传福音,是想在本国效法宣教士在国外的做法。许多教会既放弃长期跨文化传教,也就远离了让他们把握教界动向的事业,导致他们最终高举不切实际的传道理想。


“美国城市有各国移民,留在国内向他们传福音在成本上更划算,而且更有战略意义。”


美国境内确实有移民在上帝的旨意下听到福音。但若以为所有移民都有福音传给他们,未免过于天真。我认识许多德国人是到美国后归信的。但更多德国人因人才外流的社会现象留在美国,数千万者都未受福音的恩泽。考虑到基督交予我们的使命之困难,向那些德国人传福音的困难和不切实际,看起来不像是基督徒讨论的问题。

 

那些遏制教会传道动力的企图,即使打出高效率或方法论的幌子,也掩盖不了神学走向衰微的次基督教本相。给出几个好听的理由,就想让我们背离两千年的传道先例,背离上主差遣祂独生子到地上的初衷。今天很多人相信上帝不再差派长期传教士到普天下了。为着基督的缘故,我盼望上述简短的回答能够帮助人心回转,让未来还有传教士继续未竟之工。

Ben Stevens(三一福音神学院道学硕士),在柏林效力于大欧洲使命团 (Greater Europe Mission)。可通过Twitter及登录www.benstevens.de,了解Ben Stevens的信息和动态。


To read the rest of this article, visit http://www.thegospelcoalition.org/zh/article/answering-7-common-objections-to-long-term-missions.